随笔谈 - 20110823:唯一的送礼

从欧洲回来,暑假剩下一个星期,也只能用来收拾心情了。更重要的一件事是写字。心里想法也多,而且手写字体又打回歪歪扭扭的原形了。

旅途上我听到有人这么说:

“现在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十多岁就到欧洲了……”

今天的重点是久远一点的事情。最近(省略一些事)找到几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外面写着“____收”,还挺像一封信。打开来一看,啊,原来是三年前的破事了。

DSC_1767

初一开学的时候,离中秋还不远,我家就收到了一张张月饼提货券。我家人不多,日夜吃这么多月饼也不是个事,于是我爸我妈准备处理掉一点。他们不一会儿就想到我身上,要我拿几张去送老师,也当作是“庆祝”教师节。

我刚开始不大肯,后来也就算了。于是自己就赶了份2页 A4 大小的 Word 文档,打印几份,三等分折好,开一个插月饼票的口子,粘好,封套就算完成了。

日子差不多到了,我就每份插上一张月饼票,准备了三份。

当时人生地不熟,还有别的原因,我用的是放在老师办公桌上的办法。最后我顺利地把李老师(班主任)和张老师(英语老师)的“信”放过去了,而尹老师(数学老师)的办公桌,当时我没找到,就放弃了。

后来,风平浪静。

其实除了这两张空白的纸张搁到现在,还有一份上面用蓝笔写着和我当时难看的字差得太多的“尹老师”(当然,还是我写的)。

这是我唯一一次在初中代表自己送的“礼”。

现在看到这两旧东西,我有点内疚,不知道这几张(没有微软雅黑的)“信”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

看到未来,高中我也不大想送东西给老师,希望吧。城府应该不浅。

下午剪《周游汕头》(最后变成第二天下午了,这天下午居然睡了3小时,据我爸说是倒时差),最近反思,处理遗留工作,看高中的要求。这次可别停下来啊。

“随笔谈 - 20110823:唯一的送礼”的一个回复

Yeechan Lu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