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的作业和强插的娱乐

注:新年快乐!拜个晚年先。这篇是去年初三我写在纸上的一篇草稿,就先发了吧。

今天我的作业是在午夜以后勉强做完的。

以前看10点多的《社会记录》还嫌晚,后来《环球视线》时段我的作业就差不多了(那节目我不怎么看,不过已经出现过几次 Google 地球和推推了)。接着我会瞄几眼《24小时》,再后来我开始能看《锵锵三人行》了。前几天我可以看到0点半的《开卷八分钟》,而现在这个时刻,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也许在重播《东方时空》了。

其实,我大概算了下,昨天(即0点前)我大概浪费了好几个小时在“娱乐”。这样,为了早点睡,我会把不用交的作业跳过,第二天再补。但往往没补多久,新的作业又来了。我没当一回事,把身子一转,背对着那堆作业开始“娱乐”,最后也不只是把写作业的时间平移了罢了。

这样下去,该复习的没复习,作业堆了一堆,心里还空虚,实在不大好。都初三了,日子却过得比初二还散漫,得赶紧改了。

前面这段写完之后,又是一篇检讨出炉了。有时候成绩不想升太快,却差点就变成自由落体了,真是,所以这篇还是有点必要的。

最后我介绍下星期一的情况。我们班要求每人找竞争对手,我又属于谁都不敢“得罪”的那种人。最后不得已,写了朱琳同学。唉,要不是当时灵光一现,我可能就得交白卷了。

半夜,电压似乎不大稳,灯总是忽亮忽灭的(Update:其实是那灯管要报废了)。窗外,万物都是寂静的,一片漆黑。我想到一个傍晚想着的物理解释:

傍晚光线很暗,本来是蓝色东西不反射光,呈黑色;路灯的光线介于红、黄之间,蓝色的东西呈黑色,橙色的东西就反射有点凄凉的暗橙色。

“跳过的作业和强插的娱乐”的2个回复

    1. 也是,毕竟大家都有文凭,没有的话鸭梨会很大的。

小严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