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细节看港铁的管理水平 / 港观察

大概半年之前我曾经写过一些个文章说港铁的好话。你不得不承认,人家的社会水平,跟我们比真的不一样。

现在我想把一些新的角度分享给你们,或许你不会审美疲劳了。

(1) 无障碍设计

对残疾人友好,是一个大城市应该有的风度。

提到无障碍,你或许会首先想到盲道、垂直电梯,以及地铁里楼梯边的辅助升降平台。与很多大陆城市一样,港铁已经让所有车站都是“无障碍”通行的了。 继续阅读“从细节看港铁的管理水平 / 港观察”

随笔谈 - 导向标识,事与愿违

这是一个我很不愿意下的结论。

这一年特地研究了关于导向标识的事情,还无奈地策划了某学校三栋教学楼的活动导向标识系统(也就是没用上),也实践了两回。虽然谈不上专业,但也算是比一般人看得多吧。

最近在学校迎新的时候意外看到了很多车辆专用的宿舍导向牌,而这是往年没有的,不管怎么说要点个赞。导向标识这种,有至少比没有好。但它也有两个目标,或者说境界吧,一个是指得清楚,一个是设计优雅。有时这两点是相辅相成的。

在交通指引方面,看了港澳台的中文经验以及国外的一些神奇的设计,你会觉得有一个舒服的导向系统真是极好的。不过前几个月遇到件事情,越想越憋屈。 继续阅读“随笔谈 - 导向标识,事与愿违”

推荐 - 从 1982 年的港铁导向标识说起

今天推荐一篇文章,来自 blog.justfont.com。

香港地铁是两岸三地最早期的轨道交通系统之一,最早于 1985 年开通。1982 年左右,刚出社会没几年的柯炽坚从广告公司离开,找到了港铁公司建筑部门的设计小组的工作。他的任务,是与其他四五位同事一起规划一项看起来相当不重要的东西:导向标识系统

More at 市長請參考:1982 年版港鐵指標規範手冊;也可以看微信转载的部分内容。

原文带着很多对台北捷运的吐槽。台湾人一直以文化底蕴而自豪,自己的捷运系统的指引毫无“底蕴”、设计感,会受不了。反观我们自己,大陆的指引设计真的算是“设计”吗? 继续阅读“推荐 - 从 1982 年的港铁导向标识说起”

一场活动的总结:指引系统可以无聊到什么程度

说起来也得感谢金中校友网,有这么个机会能玩玩也是挺好的。很认真的玩。

今年的金中寒假专业高校咨询会算是普普通通的一次。说实话,这种每年都有的项目再怎么办都只能那样了。我本人中毒太深,就在这次会的会场指引系统上做了很大很大的文章。对,其实没必要那么大张旗鼓。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算恰到好处吧。 继续阅读“一场活动的总结:指引系统可以无聊到什么程度”

如何优雅地停用卫生间 / 门

糟糕的标识会给意想不到的人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尤其是在某些外国友人时常出现的大城市。最近我就看到了一些出现在我们学校教学楼的例子,想拿出来讲一讲。

(1) 糟糕的例子:停用的卫生间

“天冷了,一楼可能会结冰,我们就把一楼的卫生间关了吧。”

其实他们做得算是挺好的,告示也写得还算清楚,可惜问题就来了。 继续阅读“如何优雅地停用卫生间 /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