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天天看飞机起落、年年去机场闲逛,自己大概有三十个月没坐过飞机、去过陌生大城市,也大概有十几个月没好好跟人在线下聊过天了(如果只算我主动找人聊的,可能都远远超过三年了)。应该是这点冲动,加上这点闷,把我赶上了出远门的路。

这一路还是有好多想法的,发现自己失去了发微博的动力(而且其实还挺多的)。现在想想,我觉得还是记一笔的好。暂时就懒得加照片了,而且我会把聊天的部分全部略过 🙂 。

4/13

好久没有排机场安检的队了,长得我有点不适应。不过他们终于向中国高铁看齐了,扫身份证可以查到登机信息,就不用扫登机牌了。最后我发现这个是波士顿独有的。

登机口虽然没有这种科技,不过也搞了两个高铁闸机扫登机牌。不知道是机器不大靠谱,还是人们不大适应,闸机大概每过几个人就要叫一下异常,这方面美国可能是有点落后了。

飞机起来的时候,在省里南边飞了一圈才往西飞。这算是第一次在天上看那片风景,就有点感动。

现在几家航空公司的机上网络都是 $8 通票,跟以前半小时计价的感觉比,真是提速降费了。长途飞机上能做的事情还是太多了,比如看书就很对头。然而最后一程发现把聊天工具和邮件看完,也居然能把时间消磨尽,吓得我在飞机上退了几个水群。

这一路的大机场人都多得不行。经停丹佛,在机场里看窗外,感觉机场被山脉包围着的感觉有点意思,于是我就想跑到露台看看,没想到外面还挺冷。

丹佛机场感觉还是老了点。航站楼里好多带屏幕的公用电话的屏幕都不亮了,顿时让我想到了十年前在汕头看到过的所谓智能公共电话,可以上网的那种,有点穿越。终于找到一个屏幕亮的,发现除了放广告,并没有什么额外的多媒体功能,有点失望。

丹佛整个机场的标识牌贴了各种补丁(比如 Tornado Shelter),甚至有些灯箱也是靠贴纸,贴纸的文字自然是不会亮的。看来水平不行真的不分国界。走着走着,终于看到了设计比较新、比较一致的标识牌,装修也很新。多找了找,才发现那一段是几年前扩建的航站楼,呵呵。

大概是被某条推文说圣巴巴拉“可以走路”的适用范围误导了,从圣巴巴拉机场出来,我计划坐公交车,结果发现出机场的路直接就没有了人行横道跟步道。看下一班公交车还要半小时,我就在自行车道上往下一个车站走了一段。路上也没有什么车,背着夕阳拉着行李箱,感觉就很好笑。大概真的是大农村了。不过某同事说小机场 cute 的感觉,我是感受到了,就想起了原来的 SWA 边的乡道上看飞机的场景。

宾馆门口的塑料垃圾桶上贴了一张纸,说 "This Facility Contains Chemicals Known to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To Cause Cancer, And Birth Defects Or Other Reproductive Harm"。真的是加州欢迎你。

4/14

海边日出还是很棒的。偶遇了一个陌生阿姨,说她看到了海狗很神奇。终于我也去 Stearns Wharf 看到了,他们大概是趁着人少在水下发呆。

顺便在 Stearns Wharf 见识了垃圾车是怎么倒垃圾的。车是直接从前面夹起垃圾箱,抬高到车厢顶,然后把箱转了个角度,垃圾箱的门靠重力打开,垃圾掉到车里。维基百科有一些描述。没看过的话,真的不会想到是这么个设计。

在城里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酒吧的黑板广告,大概好久没有看过这些创意小广告了。

Reasons to drink
1) Inflation
2) Putin
3) COVID

Santa Barbara Maritime Museum 是个很棒的博物馆,讲城市历史、也讲海上的那些事,是值得呆两小时的地方。就觉得他们能把一个东西讲得透、讲得趣的能力很强。当然有不少公司给他们赞助的样子。完了好多照片拍了是要 follow up 的到现在都没看。

按着同事的推荐,我去买了个 Rori's 冰淇淋。也是好久没有买过了,量有点大,味道是很棒。

下午有一段尴尬的空档,看到附近有苹果零售店,就进去看了看。最近在想要不要买 iPad,顺便就看了眼大小。还是很纠结,就明明自己有那么多没玩的玩具,为啥还要买新的。

苹果的配件货架上依然在卖大疆产品。前阵子某公司法务看来果然是过度反应了,不过我觉得也正常,政府有些政策还真的很难适度理解的。

同事这天刚好有开车,于是按着信源,我蹭车去了公司的旧办公室看看,一路聊了些我觉得还没有聊开的天。有被风景惊艳到。我的英语听力还是不大行,但听样子同事晚上要去陪妹子了,啊呀。

晚上站在主街,看着人来人往,听着街头演唱,就突然感觉自己精神状态上很 homeless。

Evening in Santa Barbara on State St. Sky is bright but lights are on. Street performance happening on the right side of the street.

4/15

早上租了个电助力自行车去了 Butterfly Beach,来回被收了二十多块钱我是没想到,不过体验超棒,要是时间再充裕点可以走走停停就好了。

圣巴巴拉去旧金山的飞机路线很棒,加州风光线。飞机经过 Apple Park 的时候,看到边上有条高速,就感觉自己被苹果发布会的片子骗了。不知道为啥我会以为这栋楼的四周都是大自然的。

下午坐着 Caltrain 去了趟斯坦福的艺术馆,时间其实有点紧,不过还是挺值得看的。从北边的火车站进校园,主路两边都是草地,再来个必应冠名的音乐厅,再南边就来不及看了,不过还是有点意思的。

晚上去 Los Gatos 走走吃吃。陪吃饭的大佬告诉我这边算是湾区比较整洁的地方,大概算是?我总觉得不至于,但还是相信当地人说的吧 = = 顺便我们好像发现跟着苹果零售店可以发现好多好地方。

在旧金山住的宾馆大得有点像邮轮。那几天宾馆在办小马宝莉粉丝会,看着宾馆中庭的餐厅一群奇装异服之人在尽兴,就感觉有点魔幻,真的是啥都能有社群。

4/16

早上去了 Computer History Museum。我有想去的念头,主要是 Science Museum 以前有个 Google Server Rack 搬到他们那去了,在主展览最后才看到它。主展览感觉就是宝贝东西不少,但展示或者注解的方式有点粗暴。我甚至看到有的注解文字里写“网上有一些视频展示了(这个展品)的一些有趣用法”然后就没了,也不留一点线索。西雅图的 Gates Discovery Center 门口写了一句 "Arrive Curious, Leave Inspired",虽然他们没开门,我觉得这个话用来描述博物馆的职责还是很对的。就这种注解的方式,从另一个角度说,真的可以做到 leave confused。

还是说回有趣的东西好了:

  • 看到了超大的桌面计算器用辉光管做显示,很神奇。
  • 还记得太阳能卡片计算器吗?佳能居然有出这种东西
  • 穿孔卡怎么记录地理数据?看到 1962 年的记录方式就会发现他们离散化数据的方式很有感觉。
  • 整个博物馆展示了好多 IBM 的计算产品。他们还有 IBM 1401 的实机运行展示,我也收了张穿孔卡跟打印纸。听介绍当时 IBM 至少在美国是处于垄断地位的样子。然而我问了问家人,他们说当年他们在国内用的都是 Honeywell 的机子。我于是开始怀疑 IBM 给了多少钱。我有空查查当时的市场好了。
  • 类似的,主展览展示图像技术的开端的时候,我还会以为苹果会占很大比例,结果那个区就根本没有,讲得更多的是“工业”应用。他们提到苹果的部分主要是 MIDI 接口以及 Macintosh(是的,某视频博主提的那个)。一方面我会有苹果钱没给够的感觉,另一方面,我开始重新思考苹果对创意行业带来的到底是什么了。
  • 1958 年的美国空防控制台有一个支持光笔操作的屏幕。跟我去看展的大佬说这个超酷,我很赞同。展览后面有个 1952 年的 MIT 产品,说了一句 "One disadvantage was that you couldn't point to a dark area",大概就能猜到这光笔是怎么工作的了。
  • 以前“超级电脑”的接线真的超级恐怖。我上次看到那么多线,应该是老家旧住宅楼里的电话线盒子了。
  • 1969 年的厨房电脑有需要的吗?可以存菜谱的那种。展览的注解说最后果然没人买。
  • 没有人人联网的年代的公用电脑的最高形态大概就是社区留言版了。人盈利方式也是鬼才,阅读免费,留言收费。欸刚看注解才看到了 mainframe,哈哈。
  • 2004 年 Web 2.0 会议了解一下。哇真的有这么老了吗。这个作为主展览最后一件展品就有点搞笑。
  • 他们有一个 Photoshop 去绿幕演示,居然真的用了 Photoshop 而不是别的假装是 Photoshop 的程序。跟我去看展的大佬愣是把那机子上的 Photoshop CC 2014 搞崩溃了。看界面好像用的是 Adobe Air 辅助,大概是跟 Flash 一起“毕业”了。

下午去了好几个地方。旧金山是超多无人驾驶公司的试验场,我觉得可能都可以做旅游项目了。Golden Gate Park 一圈就有好多。

中国城步行街的气氛有把我惊到。转述一个说法是“味很冲”。中国国民党驻美国总支部了解一下?

相比之下日本城就很收敛了,大多数铺面都是在 Japan Center 购物中心里。转述一个说法是有点美国化了,但我觉得还好,有些感觉的。

4/17

我还想着怎么把时差调好,然后坐地铁去城里走走什么的,结果起晚了。大概是下次坐地铁了。

最后我去旧金山机场玩了一圈。他们本来有个航空博物馆的,现在还在整修,就没开。不过我坐了他们的 AirTrain 一圈,怪现代的。

然后就去机场外的湾边走了走,还挺舒服的。

退了房回到机场,才发现时间不大够吃饭了,于是机场买的大沙拉就只好在飞机上吃了。飞机上我那一排中间刚好空了一个座位,口罩令也还在,所以我吃的时候还算放心。第二天,大家很兴奋地开始不戴口罩了。我大概是短时间内都不会在飞机上吃东西了。

飞机上还是看到了好多好风景。我应该会再来用心看看加州的壮美的。

“2022 西岸游记:加州”的一个回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