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一点和其他动物没差:是自私的。诸如我写下一篇东西,看起来是免费“分享经验”、“学习交流”,实际上可能只是我有些话想找人说,却不想打扰别人,最后就把这些想法变成了互联网上的十几个千字节数据,自私的是满足自己的一点表达欲、一点存在感、一种说出来的痛快。

突然发现了这一点,再加上发现大家都很忙,并不是多么关心鸡毛蒜皮的事情,自己也突然变忙了,我就好久没写博客了。然而心里总是有话想说的嘛,所以下面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这么说来,又想起人的另一个弱点:归属感。多少出国学习工作的人们为啥到最后选择回国,并不是因为“我国复兴了”,大多是因为这个逃不掉的归属感。我也说不准这个归属感是个好东西还是个坏东西,这只是个逃不开的心理事实和个人选择。

清明放假,一咬牙就冒着项目跳票和节后疯狂补作业的风险,去了十多年没去过的杭州。听着杭港地铁里陈如茵女士的英音报站,吸着鲜草味道的暂时没啥污染的空气,就觉得很亲切。第二天行程是跟着去拜访和扫墓。扫墓之前,先是拜访,打开房门,一种八九十年代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小小的房间里搁着两辆漆黑的自行车,真的有些迷人。归属感,可是一种神奇的力量。

也不知道为啥,4 月份大家就要忙着毕业了,填表拍照找出路。可我明明还没呆够呢,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春天到了、花开莺飞人外出的事实,怕是这剩下的三个月是忙得不行的三个月了。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事情是归属感三个字能解释的,但我知道三个月过了,这一切就都结束了。所以,能多接触一些,是一些吧。

4 月 1 号,是一个充满着诡异气氛的愚人周末。还记得前两年为了这一天,还早早地准备愚人节特稿,今年却只能把它当作是一个普通的搬砖的日子了。嗯,这就是大四,别人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平时可以当周末过,周末基本当平时过。

晚上,硕大的良乡校区音乐厅坐了网协二十几个人在开会。坐在后面几排听着台上 Jack 大佬讲事情,我一时有那么点晕。仔细一想,还真是三个月了。大三的时候还想过说大学连个学生组织都没进去过,谁知道最后三个月竟是这个样子的了。既然说没法跟另一个人凑在一起,那多看看不同的人,可能还行吧。这么说,还是要感谢有大佬带。至少“跟着大佬有饭吃”。

仔细一想,自己还是很幸福的。已经在实验室半年的焕玉大佬说事情是做不完的,等我做起毕设,发现似乎真的是这个样子。不过能跟有趣的人在一起,每天都有事情做,也算是成就达成一部分了。人还是不能贪得太多的,这剩下三个月,大目标或许没有,小目标却有很多。

这个地方搬砖不错,只是没有校园网

至于一走进七月,当我的绿校园卡失效的时候,该何去何从?那是前程,就到时再说吧,现在还忙着呢。反正这几个月的经验告诉我,在堆满东西的宿舍桌子上、在高精尖宜家风格的吧台上、在没有太阳冷得不行的实验室桌前、在人烟稀少的阶梯教室里、还是在新一高层城景房的膝盖上,到哪都能搬砖,去哪都是一样,是好是坏,随意吧。写到这突然想起挂在高中教室走廊的一段话,是北大大佬留下来的,仔细一琢磨太装 13 就不写在这了。一查才发现那句话有点佛性,属于高端人士,我嘛,凑巧罢了。

在这默默地给各位祝好。复兴号到站了,该搬砖去了,大家就假装我消失在人群里了吧。

“本科走进最后三个月,后知后觉的一点牢骚”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