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谈 - 20110823:唯一的送礼

从欧洲回来,暑假剩下一个星期,也只能用来收拾心情了。更重要的一件事是写字。心里想法也多,而且手写字体又打回歪歪扭扭的原形了。

旅途上我听到有人这么说:

“现在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十多岁就到欧洲了……”

今天的重点是久远一点的事情。最近(省略一些事)找到几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外面写着“____收”,还挺像一封信。打开来一看,啊,原来是三年前的破事了。 继续阅读“随笔谈 - 20110823:唯一的送礼”

七夕和出花园

昨天是七夕,潮汕地区还在这时候有个习俗:出花园。

出花园是潮汕地区的一种成人礼。在潮州人的眼里,未成年的孩子就像是生活在花园里一样,等到其成年时(虚岁15岁,海陆丰地区是虚岁16岁),就要将孩子“牵出花园”,表示其已成年能独立生活。(via 维基百科

出花园中穿红皮屐和吃公鸡头的习俗,传说来源于明嘉靖年间潮州状元林大钦。传说林大钦少时读书,买不起红鞋,便穿红皮屐。一天,他放学回家,见有老者抱着一只公鸡蹲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对红联纸,一张没有字,一张写着“雄鸡头上髻。”老者要求路过者应对,对得上可得这只公鸡,对不上者仅赔他一页对联纸。林大钦站了一阵,对曰:“牝羊颔下须。”对得好,老者将公鸡送他。回到家里,他父亲将公鸡宰了,烫熟后砍了个鸡头奖励大钦,以示独占鳌头之意。后来,大钦果然得中状元,名扬天下。潮人以为这是个好兆头,在孩子入学时就给买双红皮屐,给他抱大公鸡,孩子出花园时就给吃鸡头。(via 百度百科

于是,昨天中午我吃了鸡,还咬了咬鸡头(其实只是鸡嘴巴)。

出花园的鸡头

出花园,代表长大。说实话,我也许还不算长大了呢。那算是装嫩?这可是我们新班主任说的。

无话。

PS:至少,七夕对我而言 has no means.

[多图]杯具洗具交加的圣诞-1

窗外很暗,对面没有什么灯光了。夜空中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一大片寂寞,不对,是杯具。隐约着好像也有洗具,只是杯具太多了,也就被埋没了。

Some ideas via here.

这是我上周六晚的想法。圣诞已经过去了,回忆一下吧,顺便也给班事日记一个铺垫。

平安夜晚上,作业不多,没有火鸡,只是第二天圣诞节要考语文。我粗粗地复习了两下子,就又不情愿又很情愿地出去外面看圣诞景了。

继续阅读“[多图]杯具洗具交加的圣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