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谈 - 20110717

一眨眼,居然十天了。真的要抓紧了。

今天(其实是昨天,现在是凌晨)突然想到要写博客主要是因为,昨天我做了一梦。

昨天上午6点我醒过来,好像没做梦。我有点困,于是又倒下去了,这下可好了,梦来了。我就说说后面的情节吧。

大家在金实考了一场试。我似乎考得不是那么好,梦里居然出现了在某停车场和震寰童鞋一起对发下来的试卷的答案的事情。

好像是星期六,感觉有点像最后一天,我和一群同学上所谓的培优班。大家从一个教室跑到另一个教室,开始上课。上着上着,我越是感觉悲情——考得实在太差了。

最后大家居然跑到操场上了。我和老师(不说是谁了)一起在做什么运动(扔球……),然后老师似乎说了几句话,我心情不大好,然后我就跑开了。

上楼,我想消极地把这天结束了。(略过中间一段,好像是搞什么电子设备的破坏。)

回到教室,我顺手拿走讲台上的一录像机(有点穿越了,我中考后才拿到借的录像机的),回到座位。我收完书包,就趴在桌子上,也许是想表达郁闷意吧。

忽然耳朵里传来某童鞋的声音。我瞄了一眼,一个蓝色的书包在我眼前,过了一会儿就飘走了。

接着我就回来了,一看时钟,9点。

我真觉得我中邪了。不早了,睡觉吧,真不知道这回我该不该做梦。

“随笔谈 - 20110717”的7个回复

    1. 我刻意的。一段太多内容,有些人就会读不下去的。

  1. 你好,我正用Ubuntu 10.10,现在正在安装到硬盘,我在用谷歌翻译里的中文输入法。等会装好了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