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谈 - 20120203

不知不觉一年又过。一个星期后的现在,我应该呆在教室,过了午休的一半。好久没写博客,还是先总结总结这个寒假吧。
DSC_2979
(图中那叠是寒假作业)

学校

这个寒假我最满意的一点是作业提前完成了。看着今天不少孩子突然像我以前一样突然寂静了下来,我心中是多么空啊。

不过只用三分之一多的时间做完作业有个重要原因:考试那一周我还是提前写了点作业的。不过我可没提前把物理那点写完,我们十班某些同学据说一节午休就把那三张练习写完了。

说实话,我偷工减料了。比如读书笔记,我用的是以前写的。还觉得1200字太多的我,在某次听到一广州的金实八班同学(也许是此人说的,不点出来了)说有2000字的读书笔记……我是个不大爱学习的人。 继续阅读“随笔谈 - 20120203”

随笔谈 - 20110925

“微”博微思

现在我看微博实在有点烦了。

话说 Twitter 的140个字可指的是英文字母。一个英文单词可就得占掉多少字母?

最近我发现 Twitter 翻译中心的一点问题,准备发私信给 @translator,才发现(自认为)一点点的内容居然得分成两条(其实是一条半)才能符合140个字母的标准。那点话翻译成中文再算字数的话肯定不超50个字的。

当这些外国理念山寨到中国时,微博还是140个字。这样算起来几条微博可就能写成一篇小学生作文了。就我感觉而言,英文绝对没这个能耐。

于是微博已经成了不少人发表意见的地方,因为140个字说起来少,写起来也够大概说一说意见。人总是懒的,以前什么博客,那个框太大了,看着就有鸭梨,现在微博那框那么小,轻松了不少,而且一样都能表明意见,微博多好。

就我想象而言,Twitter 不是个能用一条英语 tweet 就能说清楚自己怎么想的地方。更多的时候发出来的是一条浓缩了精华的标题,后面跟一个链接。

我突然觉得,140个中文字的微博是个让人能表达,但是思考不够深的地方。这也有可能是我整天浸泡在同学转发的各种专题微博用户的微博产生的想法吧。

现在博客有点冷清了,但这的确是个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的地方。I will stick to here.

以上观点有点片面。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是满是空?

今天突然觉得没什么事情可做。这种境况出现太多次了。

我好好想了想,其实是觉得,一天总该完成一件“事”,心里的那个“事”的定义很大,挂在心里的事情又很多,即使今天做完一件,还是觉得心里不够空。

以前在健康时报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人要放开点,“关掉多几个欲望的窗口”,专心做事情,会更轻松的。

其实即使能把窗口关了,我还得小心翼翼地接受每天能在学校遇上好几次某童鞋的事实呢。看来高中这三年,要是不赶快解决问题,也会很难过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没事做了,现在在新的班级似乎又发展出一位“瞻仰”对象。这半年不发展到心跳加速的程度,我就谢天谢地了。

P.S. 这篇的文风也是属于不大对头的那种。唉,可得开始写800字的议论文了,怎么还这样。

Gx04 房宿舍录音棚现场演唱录音

新浪微博真难伺候,IE6 也难伺候,min.us 又不支持无 HTML5 播放 mp3。我就发到这来吧。

这段录音来自 Gx04 房宿舍“录音棚”。在2011年9月16日,两位10班的同学施维和博文正 high,现场伴着 MP4 扩音唱起《When You are Gone》等歌曲,于是我就录音了。

这声音好强悍,我好自卑 🙁 。

P.S. 自我鄙视,突然忘了宿舍长的名字了 = =。

随笔谈 - 20110830

高一明天报到,我的心情凌乱得很,一点一点来吧。

如果有 Google Docs

暑假的时候我终于落了点东西——初中班级通讯录。经书远上周的提醒我才醒了。

过了一两年了,时空倒流,Google Docs 没了。如果时间再倒一次,事情就简单了。 继续阅读“随笔谈 - 20110830”

随笔谈 - 20110707

最近我比较空虚,得写点东西,要不找不到方向了。

先说说毕业班会吧。现在正放着恩诚推荐给我的一首《Good Life》(One Republic),这歌很和主题,本来想做毕业班会 PPT 的背景音乐的,后来我什么音乐都没用上,在此特表歉意。 继续阅读“随笔谈 - 20110707”

夏收的倒计时 - 1

这篇是老文了,请不要被时间吓到。

标题纯属乱起,后一篇会具体介绍。

一、前行的帽子

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拿起我爸的手机,打开了今年以来速度奇慢的 Gmail。终于刷新成功了,有人在 Our7 上注册了个新用户,一看就是广告,我马上去了后台,删除之。

接着我也有点无聊,看到一正常用户的“姓名”改了,一好奇,进去看看。

以前那位童鞋没写简介,我用手在触摸屏上拉着页面,突然亮了。

our7_user_description_g7

在摇晃的车厢里,我有点被吓住了。

我也许得改改前行路上自己带着的那顶帽子了,也许别戴会更好吧。

P.S.: 上次的装在套子里的人,我最近才发现,契诃夫写过一篇《装在套子里的人》。

二、热心炒冷饭

初三上学期,教室里拷课件的事件频发,看着某非正式电脑管理员跑前跑后地插拔 U 盘,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同学的经历以后总会说到的)。

然后我开始想,然后有一天冲动地发了封邮件,然后由 @orzFly 出品的 orzFilePoster 诞生了。

这时候,原来每周三四次的课件拷贝变成了每周一两次,我囧了。老师说,初三下学期了,不会老是让你们接触电脑的——似乎化学科除外,但人家有公共邮箱 = =。

有一次,一位同学要拷当节课以外的其它文件(课件)。orzFilePoster 我只向我们班的电脑管理员宣传过,软件工作时又只藏在托盘里。于是,这童鞋插一次 U 盘,被自动弹出,然后他拔盘,再插。如此重复了五六次,我冲动地想去说上几句(当时大家都在写练习),终于他主动放弃了。

当晚我匆匆改了下程序,重新打了个山寨 exe,第二天更新,应该没事了。

那童鞋最终应该拷到东西了。这一大段的意思是,怎么改良产品一出现,需求就下去了。@orzFly 我有点对不起你啊。

三、倒计时40天

区模拟考刚过,自我感觉比较好,看样子没好结果了。

明天又该回归学校了。珍惜时间,好好学习吧。

Take care.(这是我本来想用的题目。)

Update:错别字太多,请原谅。

随笔一篇

中考完结三天了,自己突然迷茫了。

记在 Idea 本里的东西多得让我不知所措,终于我准备开始整理照片,却发现事情还是很多。

中考后的班会班主任余老师说,有同学整理了从初一到初三的照片做成课件。这时全班同学的目光都投到我这边来,然后鼓掌。然后我就傻了,我难道有做过这种课件(PPT)吗?唉,终于我还是屈服了,免得下周四一大班人盯着我杯具。

一做才发现,自己一人做导演加编辑,压力很大。

看着 QQ 上和新浪微博的各同学,我更不知所措。找人帮忙,不好意思。而且他们似乎最近也忙得不亦乐乎,我窝在家里更悲剧了。看到某童鞋一条求打羽毛球的微博,我的汗落了。

继续阅读“随笔一篇”

跳过的作业和强插的娱乐

注:新年快乐!拜个晚年先。这篇是去年初三我写在纸上的一篇草稿,就先发了吧。

今天我的作业是在午夜以后勉强做完的。

以前看10点多的《社会记录》还嫌晚,后来《环球视线》时段我的作业就差不多了(那节目我不怎么看,不过已经出现过几次 Google 地球和推推了)。接着我会瞄几眼《24小时》,再后来我开始能看《锵锵三人行》了。前几天我可以看到0点半的《开卷八分钟》,而现在这个时刻,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也许在重播《东方时空》了。

其实,我大概算了下,昨天(即0点前)我大概浪费了好几个小时在“娱乐”。这样,为了早点睡,我会把不用交的作业跳过,第二天再补。但往往没补多久,新的作业又来了。我没当一回事,把身子一转,背对着那堆作业开始“娱乐”,最后也不只是把写作业的时间平移了罢了。

这样下去,该复习的没复习,作业堆了一堆,心里还空虚,实在不大好。都初三了,日子却过得比初二还散漫,得赶紧改了。

前面这段写完之后,又是一篇检讨出炉了。有时候成绩不想升太快,却差点就变成自由落体了,真是,所以这篇还是有点必要的。

最后我介绍下星期一的情况。我们班要求每人找竞争对手,我又属于谁都不敢“得罪”的那种人。最后不得已,写了朱琳同学。唉,要不是当时灵光一现,我可能就得交白卷了。

半夜,电压似乎不大稳,灯总是忽亮忽灭的(Update:其实是那灯管要报废了)。窗外,万物都是寂静的,一片漆黑。我想到一个傍晚想着的物理解释:

傍晚光线很暗,本来是蓝色东西不反射光,呈黑色;路灯的光线介于红、黄之间,蓝色的东西呈黑色,橙色的东西就反射有点凄凉的暗橙色。

第一次阶段考后的小小声明

我声明,我都已经起了上北大青鸟的心了,成绩这东西当然没什么所谓了。

所以这次阶段考这个成绩,虽然的确不咋的,但我的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的。比较稳定而已。

但是,作为七班的一位同学,整个班都已经开始下滑的情况下,我还是先“好好”学习吧。

今天下午余老师的那段话,重复又警醒啊。

这几天和去年初二这时候一样,作业很多,时间不多,烦恼很沉。

抱歉了,我在我们在一七还没写出一篇东西呢。过几天的班级日志看来悬了。

我还是回去做作业吧。不知何时再相见。

效率与认真

如果做事效率太低的话,做事情颤颤悠悠的,有时候会被别人认为是做事认真的表现。虽然,在最后做出来的事情还算可以,但那是“假认真”——效率低可以让一些细节被填补上,但不是全部的。

Example 1:

@phy 我写作业速度极其慢,前几个星期没有不做到11点的,但是在之前,总有人以为,I am working hard.

Example 2:

班级大扫除,@phy 被安排擦桌子,速度极其之慢,结果大家都走了,@phy 还在那里。中途还傻傻的干了分外事——擦黑板(人家已经到擦过了,再擦只会越擦越脏),结果只好擦了好多次。

而结局却是,几个女同学促成了第二天黑板角落的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