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金中

分享飞逝金中那个页面最近的运营数据

还是先放数据吧

根据 Google Analytics 的数据,3 月 31 日 11:00 - 4 月 9 日 14:30,打开次数是 4780,用户数是 4230。下面重点介绍 3/31 - 4/4 这段时间的情况。

会话数是 4586,不过在这其中,真正拉动了开始拉杆的只有 3138,占 68.4%,也就是三分之一的流量跑掉了。

“看得下去”的访问量是 2009。什么叫”看得下去“呢?我在程序里做了匿名反馈,全部看完的时候会自动提交耗时,而在使用了触摸绘画功能、和选择忽略提示的时候,也会有自动反馈。有提交这类反馈的,就属于”看得下去“的访问量。这一下,2009/3138 = 64.0%,又少了三分之一。

而最后把 12 组照片看完,来到了精选留言界面的,有 1139 次,从拉动开始拉杆到此,转化率是 36.3%。 继续阅读

一场活动的总结:个人吐槽时间到

曾经给自己留过狠话,除了送货,不来金中了。后来我补了一条,还有工作。所以,寒假我回来了,送了货也工作了。算了算也连续工作了 6 个小时,感受还是挺多的。

本来准备很正规地写成一大篇规整的感言,现在有点懒就算咯,随便写写。

我中间出学校去拿快递的时候,路上满满的家长、学生等

上一篇被 @orzFly 吐槽说全篇“妹纸”,那我就再讲讲咯。 继续阅读

一场活动的总结:指引系统可以无聊到什么程度

说起来也得感谢金中校友网,有这么个机会能玩玩也是挺好的。很认真的玩。

今年的金中寒假专业高校咨询会算是普普通通的一次。说实话,这种每年都有的项目再怎么办都只能那样了。我本人中毒太深,就在这次会的会场指引系统上做了很大很大的文章。对,其实没必要那么大张旗鼓。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算恰到好处吧。 继续阅读

一步步,导出三年的金中考试成绩

最近没事做?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妨备份自己的过去吧。下面来介绍怎样在电脑上导出三年的金中考试成绩。

1. 如果你有 Chrome 浏览器,看第二步;如果你有360 安全浏览器、360 极速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带 Chromium 内核的浏览器(暂时不支持新傲游),看第三步;如果不清楚,或你是流量充足的懒人,看第四步;

2. Google Chrome 浏览器:去这里 https://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ail/jzgradechecker/gghlnllohkclgmeefgaenonjjlndceap (太长了?打 jzgc.phy25.com,去里面找下载链接吧)安装 jzGradeChecker 扩展程序。安装完成后,在 Chrome 中打开这个页面 http://jszx.stedu.net/jszxcj/search.htm 。完成后看第 5 步。

3. 带 Chromium 内核浏览器: 去这里 http://jzgc.phy25.com/chrome-extension/ 安装 jzGradeChecker 扩展程序。安装完成后,在你的浏览器中打开这个页面 http://jszx.stedu.net/jszxcj/search.htm,然后在浏览器的地址栏附近找到内核(模式)选择的设置,切换到类似极速模式的选项下。(ProTip: IE 内核/兼容模式下,扩展程序是无法读取浏览页面的。)完成后看第 5 步。

4. 懒人打包法:到这里 http://jzgc.phy25.com/chrome-extension/#install-standalone 下载带有 jzGradeChecker 的 Google Chrome 便携版,打开程序,选择一个路径来存放解压出来的程序。解压完成后,双击运行那个文件夹下的 jzGradeChecker.bat 。(ProTip: 不想用自解压程序解压的话,可以直接用解压程序选那个 exe 去解压。)完成后看第 5 步。 继续阅读

2013,再见

现在背着太阳,坐在西校区的路边,看着高一们陆续走过,很有作死的感觉。

作死,是我对自己这一年的评价。今年的课余,修了峥嵘网站,(中间放弃了创造节),帮书声做了创造节的视频,然后做 jzGradeChecker 和飞逝金中。一些是帮别人,一些是圆自己的想法。

说作死,是因为 outcome 不好看。完美结束的事情不多,心里又多了一些无奈,而且最重要的学习也每况愈下。只得了“好心情”,别的都失了。

前两周意外地收了书声的《拾光》(据说选题跟 The Time Machine 那篇读写任务有关),还带着一句“谢谢”。回过头一想,这让我这个前“峥嵘人”情何以堪。总是有一种很不成熟的委屈的感觉,但后来我还是觉得,没留任就是没留任,只证明你的能力肯定在某些地方有欠缺,而且留了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留任的孩子们真是会辛苦的。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对社团颇有感触,可以写文了 = =

飞逝金中是持久战,不适合高三打。我也没想到转交转了一个学期还没搞定(Update:总算搞定了)。作死,已死。

高三是个人心浮躁易生嫉妒的时侯。当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孩子成绩进得很前,三观似乎就有毁了的感觉。光不服气也没有用,不努力到最后也成了赌气。

果断放弃了自招。真的是排名又不好,数学物理也没谱。等着老大徒伤悲吧。

综上,我对这一年是不大满意的,尤其是后半年。我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人际交往和各种项目上。我也不知道花的精力多不多,反正最终效果不好就足以证明了。

所以新的一年,我不想再做好人了。我会依然祝福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我希望自己低调沉闷一点、专心致志一点。宁可在现在先丢掉些东西,因为大学的担子还更重呢。

我可以想象悲剧的门敞开的样子——那种感觉三年前已经有过。如果重演,我只能接受。想到这总能意淫出如同电影开场的画面,来一句“悲剧在你意识到它之前早已开始”之类的话。真的很有这种感觉。

但是我依然相信他(们)说的天道酬勤,依然相信人生的故事没有一模一样的模版。我还醒着,我还有机会改变。希望 2014 不要让我太失望,说到做到。

Dec 29th, 2013.

P.S. 鉴于我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人,我很希望保持奋发进击的状态,所以,置顶吧。

飞逝,未来

高三以来一直在忙一个摄影项目“飞逝金中”。自己知道,多一件事总会对学习有影响,有得必有失。我也想过,自己不可能那么幸运,能同时把两件事办成。是的,不大恰当地说,飞逝金中已经被提到与学习同等高度了。还不如说它已经站在对立面上了。

做这个项目已经两年了。高二末我在考虑飞逝的“后事”,让这个项目延续下去总比让它跟着我“毕业”来得好。这货无论在观赏性还是在纪实性上都是一流的,值得做。当然,没有了也就没有了,我也不会遗憾,以后肯定会有更精彩的事情。多亏我有了金实的经验
继续阅读

留宿杂记

本着“体验生活”的宗旨,9月14日-15日我在学校留宿。周末不回家,对于校内校外两个世界我都有了新发现。

不知道爸妈会多惦记我,不过这两天他们连着两次来送餐,影响应该不会太大。再过一年,学校和家的距离会成倍地增加,我要适应,整个家庭都要适应。事情总要开始的。

我这 24 小时还是挺忙的。作业晚上 8 点写完之后,就开始各种预习、各种总结。中间还穿插了看蚂蚁、玩相机、跑飞逝等环节。过完感觉很充实,只是学习时间还是不够多,毕竟高三了学不完的。 继续阅读

暑假唯一的报道

好吧,现在是 22:21,离明天出发到学校还有大概11小时的时间。鉴于时间不多,也只能草草总结下这个暑假。

重头戏应该是社团的事情吧,这是这个没有留任的孩子的最后一“博”了。于是我做了网站、鹰眼金中,外加一条部门宣传视频、挑出的一小堆社刊图片(可能最后也用不上多少)。然后因为自己原计划做的一个 universal 视频包含了嵌入式广告,被社团微博转发之后迅速地火了 = =。我该是高兴加了个社团呢,还是该悲哀自己的创意不够出色呢。

然后旅游方面,去了日本,详细的还是以后写个专题吧。总体蛮顺利的,吃得不错,玩得不错,还见识了好几回“贼报”的大派发。不过有点悲剧的是相机的充电器忘了带,而且微单的耗电量很惊人,所以前面两天狂拍之后马上就开始节制起来了。

作业呢写得比较慢,看样子以后还是得先在学校写多点。好几篇作文是用电脑 Word 先打一遍再抄到纸上的,真是有点不会做笔头文章了,而且抄写的速度特别慢,大概每分钟只有20字(2000字的书评的测算结果),唉。

其他真的没干多少事情了。接下来这两年再也没有可以连着一个月懒洋洋的日子了,自己瞬间在学校变成了高二以上的师兄,真心不习惯。

即将面对的学校,天桥快好了,新的空调教学楼要启用了,饭卡要换成校讯通,感觉“不错”的老师换了一批。这是要逆天吗。不过学校因为台风也延期一天回校,要不这时候我早睡着了呢。

就先这样吧。日子闲不住呀。

Phy, 22:59, August 26th, on Ubuntu.

随笔谈 - 20120203

不知不觉一年又过。一个星期后的现在,我应该呆在教室,过了午休的一半。好久没写博客,还是先总结总结这个寒假吧。
DSC_2979
(图中那叠是寒假作业)

学校

这个寒假我最满意的一点是作业提前完成了。看着今天不少孩子突然像我以前一样突然寂静了下来,我心中是多么空啊。

不过只用三分之一多的时间做完作业有个重要原因:考试那一周我还是提前写了点作业的。不过我可没提前把物理那点写完,我们十班某些同学据说一节午休就把那三张练习写完了。

说实话,我偷工减料了。比如读书笔记,我用的是以前写的。还觉得1200字太多的我,在某次听到一广州的金实八班同学(也许是此人说的,不点出来了)说有2000字的读书笔记……我是个不大爱学习的人。 继续阅读

《金中大操场早操情况调查问卷》调查报告

每天早上6:42,一大群人挤在金中大操场的门口,慢慢地回主校区的教室。操场门后的通道水泄不通,行进速度极慢,还不时有人朝旁路“插队”挤到门口。

在队伍后的 phy 看了几星期实在看不下去了,心一急,自己便搞出一份网上调查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