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再见

现在背着太阳,坐在西校区的路边,看着高一们陆续走过,很有作死的感觉。

作死,是我对自己这一年的评价。今年的课余,修了峥嵘网站,(中间放弃了创造节),帮书声做了创造节的视频,然后做 jzGradeChecker 和飞逝金中。一些是帮别人,一些是圆自己的想法。

说作死,是因为 outcome 不好看。完美结束的事情不多,心里又多了一些无奈,而且最重要的学习也每况愈下。只得了“好心情”,别的都失了。

前两周意外地收了书声的《拾光》(据说选题跟 The Time Machine 那篇读写任务有关),还带着一句“谢谢”。回过头一想,这让我这个前“峥嵘人”情何以堪。总是有一种很不成熟的委屈的感觉,但后来我还是觉得,没留任就是没留任,只证明你的能力肯定在某些地方有欠缺,而且留了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留任的孩子们真是会辛苦的。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对社团颇有感触,可以写文了 = =

飞逝金中是持久战,不适合高三打。我也没想到转交转了一个学期还没搞定(Update:总算搞定了)。作死,已死。

高三是个人心浮躁易生嫉妒的时侯。当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孩子成绩进得很前,三观似乎就有毁了的感觉。光不服气也没有用,不努力到最后也成了赌气。

果断放弃了自招。真的是排名又不好,数学物理也没谱。等着老大徒伤悲吧。

综上,我对这一年是不大满意的,尤其是后半年。我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人际交往和各种项目上。我也不知道花的精力多不多,反正最终效果不好就足以证明了。

所以新的一年,我不想再做好人了。我会依然祝福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我希望自己低调沉闷一点、专心致志一点。宁可在现在先丢掉些东西,因为大学的担子还更重呢。

我可以想象悲剧的门敞开的样子——那种感觉三年前已经有过。如果重演,我只能接受。想到这总能意淫出如同电影开场的画面,来一句“悲剧在你意识到它之前早已开始”之类的话。真的很有这种感觉。

但是我依然相信他(们)说的天道酬勤,依然相信人生的故事没有一模一样的模版。我还醒着,我还有机会改变。希望 2014 不要让我太失望,说到做到。

Dec 29th, 2013.

P.S. 鉴于我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人,我很希望保持奋发进击的状态,所以,置顶吧。

“2013,再见”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