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败俱伤

一直挺相信考试的。看高考的介绍书里说高考是“标准化考试”,就有种高大上的感觉。

看什么托福不也是标准化的吗,分数非常稳定,会根据当次的难度进行折算,最后算出来一个“标准”的分数。我应该没想错吧。说实话高考类考试虽然做不到这样,但成绩的评判科学性也还可以吧。

正规考试的流程也很标准。提前进试室,坐着等一会,慢慢发答题卡草稿纸,再坐着等五分钟。这个时候看着监考老师们按着流程验试卷袋,拆封,数试卷,非常有仪式感。每次坐着就能感受到,嗯,一切都那么顺畅美好,这场考试不会是一场闹剧。拿到试卷之后自然也不用多想,静静看吧。

说实话我很享受这种标准化的流程。真的是一种享受,以至于考完试我都对考试难度没什么感觉了。 继续阅读“两败俱伤”

2013,再见

现在背着太阳,坐在西校区的路边,看着高一们陆续走过,很有作死的感觉。

作死,是我对自己这一年的评价。今年的课余,修了峥嵘网站,(中间放弃了创造节),帮书声做了创造节的视频,然后做 jzGradeChecker 和飞逝金中。一些是帮别人,一些是圆自己的想法。

说作死,是因为 outcome 不好看。完美结束的事情不多,心里又多了一些无奈,而且最重要的学习也每况愈下。只得了“好心情”,别的都失了。

前两周意外地收了书声的《拾光》(据说选题跟 The Time Machine 那篇读写任务有关),还带着一句“谢谢”。回过头一想,这让我这个前“峥嵘人”情何以堪。总是有一种很不成熟的委屈的感觉,但后来我还是觉得,没留任就是没留任,只证明你的能力肯定在某些地方有欠缺,而且留了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留任的孩子们真是会辛苦的。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对社团颇有感触,可以写文了 = =

飞逝金中是持久战,不适合高三打。我也没想到转交转了一个学期还没搞定(Update:总算搞定了)。作死,已死。

高三是个人心浮躁易生嫉妒的时侯。当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孩子成绩进得很前,三观似乎就有毁了的感觉。光不服气也没有用,不努力到最后也成了赌气。

果断放弃了自招。真的是排名又不好,数学物理也没谱。等着老大徒伤悲吧。

综上,我对这一年是不大满意的,尤其是后半年。我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人际交往和各种项目上。我也不知道花的精力多不多,反正最终效果不好就足以证明了。

所以新的一年,我不想再做好人了。我会依然祝福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我希望自己低调沉闷一点、专心致志一点。宁可在现在先丢掉些东西,因为大学的担子还更重呢。

我可以想象悲剧的门敞开的样子——那种感觉三年前已经有过。如果重演,我只能接受。想到这总能意淫出如同电影开场的画面,来一句“悲剧在你意识到它之前早已开始”之类的话。真的很有这种感觉。

但是我依然相信他(们)说的天道酬勤,依然相信人生的故事没有一模一样的模版。我还醒着,我还有机会改变。希望 2014 不要让我太失望,说到做到。

Dec 29th, 2013.

P.S. 鉴于我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人,我很希望保持奋发进击的状态,所以,置顶吧。

高三,来了

尽管很晚了还是想抽点时间记几句话。寥寥几句就够了。

突然发现自己的高二很丰富。大量自己在做的项目实现了,学习也终于走了个 V 字形,还得了个天天陪着的基友。周围也有不平静的事,但相比起来自己真是得了很多 benefit。

插句话说说社团吧。峥嵘没留任,但是也尽量帮了一些。之前以为这是因为喜欢谁,现在倒是发现这是因为喜欢什么。这一年遇了很多好人,我就不点名了反正我就只认识那几只而已。尽管总会在什么时候忘却,这青春里的事,也好,自己曾经拥有这样的经历。谢谢了。

去年底在过手一段某个学霸写脚本的祝福视频,里面说“我们在峥嵘学到了自信、勇敢”之类的东西。家长看了之后随口说了句“你都没有学到”。那条字幕就这样引起了我的注意。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慨。

暑假荒废了。除了去青岛的那几天,真心感受到了一个宜居的海滨城市的样子。不过人家也是第二大城市嘛,哪像汕头在广东里属于自行帮扶对象。印象最深的是帅气的交通系统,堵车很少,公交很便捷。路边的绿化也是大赞,不过高纬度都那样吧应该。具体估计也没机会介绍了。

这次暑假的确是最过分的暑假,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做项目,作业真的写了很少。好吧又是一次要把我往死里逼了。到了高三也该死心,但也要有自制力呀。没救了。

今年以来总有人说我越来越不“乖”了。做了很多非常规的事情。我也希望以后少往这个方向去。但愿吧。

Anyway. 以前一直试图用旁观者的身份去对待生活。但这一年真的是自己的了。自己做主,死心努力吧。希望不要沦落了(此句有歧义,但是两种理解都可以)。

最后按老规矩提几个问题给自己:新宿舍能安安稳稳地有爱地过日子吗?高三能好好坐在教室里连续5个小时吗?新老师抑或是见过面的老师会有新感受吗?最后,我的成绩能打破之前两次的最后下降的曲线吗(这个问题最坑爹了)?喜欢的人儿,能好好处理吗?

高三,祝你们幸福。也祝我幸福。Good night.

暑假唯一的报道

好吧,现在是 22:21,离明天出发到学校还有大概11小时的时间。鉴于时间不多,也只能草草总结下这个暑假。

重头戏应该是社团的事情吧,这是这个没有留任的孩子的最后一“博”了。于是我做了网站、鹰眼金中,外加一条部门宣传视频、挑出的一小堆社刊图片(可能最后也用不上多少)。然后因为自己原计划做的一个 universal 视频包含了嵌入式广告,被社团微博转发之后迅速地火了 = =。我该是高兴加了个社团呢,还是该悲哀自己的创意不够出色呢。

然后旅游方面,去了日本,详细的还是以后写个专题吧。总体蛮顺利的,吃得不错,玩得不错,还见识了好几回“贼报”的大派发。不过有点悲剧的是相机的充电器忘了带,而且微单的耗电量很惊人,所以前面两天狂拍之后马上就开始节制起来了。

作业呢写得比较慢,看样子以后还是得先在学校写多点。好几篇作文是用电脑 Word 先打一遍再抄到纸上的,真是有点不会做笔头文章了,而且抄写的速度特别慢,大概每分钟只有20字(2000字的书评的测算结果),唉。

其他真的没干多少事情了。接下来这两年再也没有可以连着一个月懒洋洋的日子了,自己瞬间在学校变成了高二以上的师兄,真心不习惯。

即将面对的学校,天桥快好了,新的空调教学楼要启用了,饭卡要换成校讯通,感觉“不错”的老师换了一批。这是要逆天吗。不过学校因为台风也延期一天回校,要不这时候我早睡着了呢。

就先这样吧。日子闲不住呀。

Phy, 22:59, August 26th, on Ubuntu.

随笔谈 - 20120203

不知不觉一年又过。一个星期后的现在,我应该呆在教室,过了午休的一半。好久没写博客,还是先总结总结这个寒假吧。
DSC_2979
(图中那叠是寒假作业)

学校

这个寒假我最满意的一点是作业提前完成了。看着今天不少孩子突然像我以前一样突然寂静了下来,我心中是多么空啊。

不过只用三分之一多的时间做完作业有个重要原因:考试那一周我还是提前写了点作业的。不过我可没提前把物理那点写完,我们十班某些同学据说一节午休就把那三张练习写完了。

说实话,我偷工减料了。比如读书笔记,我用的是以前写的。还觉得1200字太多的我,在某次听到一广州的金实八班同学(也许是此人说的,不点出来了)说有2000字的读书笔记……我是个不大爱学习的人。 继续阅读“随笔谈 - 2012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