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败俱伤

一直挺相信考试的。看高考的介绍书里说高考是“标准化考试”,就有种高大上的感觉。

看什么托福不也是标准化的吗,分数非常稳定,会根据当次的难度进行折算,最后算出来一个“标准”的分数。我应该没想错吧。说实话高考类考试虽然做不到这样,但成绩的评判科学性也还可以吧。

正规考试的流程也很标准。提前进试室,坐着等一会,慢慢发答题卡草稿纸,再坐着等五分钟。这个时候看着监考老师们按着流程验试卷袋,拆封,数试卷,非常有仪式感。每次坐着就能感受到,嗯,一切都那么顺畅美好,这场考试不会是一场闹剧。拿到试卷之后自然也不用多想,静静看吧。

说实话我很享受这种标准化的流程。真的是一种享受,以至于考完试我都对考试难度没什么感觉了。

问题是,越是享受仪式,越要迎接悲剧。排名永远停在海平面,虽上下漂浮,但就像绑着一根铁链一样,从未逾越。

心情也跟着漂浮。这半年过来,只要一出考试结果,那几个星期一定不好过。只要一段时间没有大考,一切又如常了。

现在真的相信那是标准化考试了,无论难易,自己的成绩绝不大起大落,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一模,二模,按着仪式走,结果都是如此。大日子越来越近,越发不知道到时能不能挣脱铁链了。

正所谓说,纵使你别的方面都过得去,不会考试,无法在筛选机制中进步,也没什么用。

最近峥嵘的社刊《光原》出了。拿到之后本来准备着继续吐槽的。但突然觉得,不吐槽是一种美德。而且说实话,从文章的风格到整体的版面,都还不错。

与其吐槽,不如自己参与进去。社刊是文学社的最重要的产品了。觉得这也算是种缘分,没去做社刊实在是遗憾,也算是自己没缘分吧。

这几天曾经在睡前想过,一个不是很懂文学的技术宅对文学社有什么意义。不过看了社刊里的某位设计主编的感言,他前面说自己的文学水平也不咋的。好吧,或许不必这么计较,只要喜欢它就足够了吧。

如果能进峥嵘的编辑部,或许我的高中生活就会变很多了。估计回家之后就得各种熬夜,爸妈会更加忧虑了。事情总有两面的。

想到这里,突然发现,分明自己收到留任申请表的时候,因为时间紧,只剩下一节课就要交,表里又有宿舍电话、考试排名各种自己忘得一干二净的东西,要专门去查,加上各种考虑,就根本没去动那张表了。于是就没想留任的事情了。

连要留任的时候都会因为各种小事而放弃,怎么能说自己真的爱一个社团呢?

今天心情的确不好,主要是因为又发考试成绩了。突然觉得自己各方面都挺失败的,就顺手把最近想过的事情晒出来吧。

最后顺便感谢一下书声,和新闻社的羊咩咩。收了几份他们卖的东西,一直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