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收的倒计时 - 1

这篇是老文了,请不要被时间吓到。

标题纯属乱起,后一篇会具体介绍。

一、前行的帽子

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拿起我爸的手机,打开了今年以来速度奇慢的 Gmail。终于刷新成功了,有人在 Our7 上注册了个新用户,一看就是广告,我马上去了后台,删除之。

接着我也有点无聊,看到一正常用户的“姓名”改了,一好奇,进去看看。

以前那位童鞋没写简介,我用手在触摸屏上拉着页面,突然亮了。

our7_user_description_g7

在摇晃的车厢里,我有点被吓住了。

我也许得改改前行路上自己带着的那顶帽子了,也许别戴会更好吧。

P.S.: 上次的装在套子里的人,我最近才发现,契诃夫写过一篇《装在套子里的人》。

二、热心炒冷饭

初三上学期,教室里拷课件的事件频发,看着某非正式电脑管理员跑前跑后地插拔 U 盘,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同学的经历以后总会说到的)。

然后我开始想,然后有一天冲动地发了封邮件,然后由 @orzFly 出品的 orzFilePoster 诞生了。

这时候,原来每周三四次的课件拷贝变成了每周一两次,我囧了。老师说,初三下学期了,不会老是让你们接触电脑的——似乎化学科除外,但人家有公共邮箱 = =。

有一次,一位同学要拷当节课以外的其它文件(课件)。orzFilePoster 我只向我们班的电脑管理员宣传过,软件工作时又只藏在托盘里。于是,这童鞋插一次 U 盘,被自动弹出,然后他拔盘,再插。如此重复了五六次,我冲动地想去说上几句(当时大家都在写练习),终于他主动放弃了。

当晚我匆匆改了下程序,重新打了个山寨 exe,第二天更新,应该没事了。

那童鞋最终应该拷到东西了。这一大段的意思是,怎么改良产品一出现,需求就下去了。@orzFly 我有点对不起你啊。

三、倒计时40天

区模拟考刚过,自我感觉比较好,看样子没好结果了。

明天又该回归学校了。珍惜时间,好好学习吧。

Take care.(这是我本来想用的题目。)

Update:错别字太多,请原谅。

期中考试之后

考完期中考之后的两个下午,我疯玩网络。总结来说如下:

  • 与奇怪的网络搏斗,用 FTP 上传文件的时候经常超时(疑似是中国特色)。
  • 在 HomeZZ 上注册 testuser-youcandeleteme@phy25.com 帐号等。
  • 用 3D 眼镜看 Google Maps Street View(街景视图)里的巴黎(技巧,右键->3D mode on)。
  • 玩 Google Maps Street View 的照片模式(技巧,街景视图中右上角的“照片”)。
  • 注册腾讯微博,UI不错,但是没有 API + RSS,典型的中国特色(唠叨,中国特色=t.*.com(.cn)? <--这不是正宗的正则表达式!)。
  • 改写 Comment Reply Notification 插件,加一个自定义提醒邮件的发件人地址功能(高手写的插件逻辑还是强大,加个选项很简单),版本号 V10.1.3。

除此之外,没有了。

这两天,也许我真的把考试抛在脑后了,可是明天一回到学校,入团的班会和考试的成绩又要冲进我的生活。没有目标的生活真可怕。

Our7 的文章我一直想写,可是又写不下手。也许青春期的我们都有点害羞——换个说法就是做事谨慎吧。唉,要是我们回到初一可多好啊。

我的确需要一个靠谱的伴儿。

写到这里的时候,QQ 的图标跳动了,我把鼠标一指,吓死我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有时候我想象得太美好了。最后我就不放图了,直到我把下载 QQ 会员聊天记录的东西写出来之后再说吧,要不这是一段残缺的图表。

PS:把博客清空,这个主意有点极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无权干涉,但是这代表着什么,真是有点意味深长。Update:有点遗憾,有点悲哀。

再PS:这次还好,没有强制把 Chrome 的默认字体改成微软雅黑。

phy, April 25th.

最后一句:但愿我的生活充满阳光:“享受生活就是生命的最大价值。”

琐事一堆

今天是清明节,坐在电脑前的我感觉很累很累。要是再不写一篇博客的话真是有点闷。想到啥写啥吧。

先说到我这台主机。前几天 orzFly 同学给了我一个 htaccess 文件,使得我的 phy25.com 终于可以实现传说中的泛域名解析了。经过几天的折腾,终于能完美使用了。那个 htaccess 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找我要。

既然可以泛域名了,新建子域名没有成本,那乱折腾也是正常的。比如这个(所谓的 Pingback 在此)和这个,唉,真是无聊。

接着我发现我们班的同学貌似开始喜欢“追星”了。随手一抓 Qzone 的心情,什么 Sodagreen、Libera 的都来了。于是我开始没事乱挖,听歌的时候掺两首苏打绿的,然后随机打乱(亦歌的功能)——说实话我的音乐需求还是很简单的,网上有啥歌我统统接受。

接着所谓的探索开始了,搜索苏打绿,谷歌里第一条是维基百科的,而后是官网、XX资讯、XXMP3的;百度里前几条全部都是百度自有服务;Google.com 里可怜的,官网跑到后面去了。

而搜索 Sodagreen,谷歌里第一条是官网,而后是某歌友会和英文维基百科;百度里也终于出现官网了,接着是百科(百度自有服务 Rank 会高一点是吧?)和歌友会;Google.com 的结果和谷歌相似。

有一次在手机上不小心打开苏打绿的官网,GWT 提示“您请求的页面所采用的技术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我们无法将其用于您的手机。”我很好奇,在电脑上一看,Flash。我震惊了。

sodagreen-flash-index

这个设计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我鄙视自己一下,以后好好搞一个这样的首页。

暂停暂停,换个话题(前两段都说到啥来着的了)。

为了安心地写完这篇,我把 Chrome 里面的默认字体改成了微软雅黑(默认是宋体)。在我眼里,现在似乎什么东西只要一沾上微软雅黑就能让我稍微舒服一点,稍带心神不宁——看着舒服的网页的时候我在自我检讨,网站有了微软雅黑到底是锦上添花还是纸老虎。唉,这奇怪的价值观。

像 CCTV,有了全部使用微软雅黑的新闻频道,内容就一定很好吗?微软雅黑也许只能给产品一个好的外表,而内容还是得靠记者和领导们的努力的。

最近看着新闻频道的新闻地图,我有种恨不得马上把中央台的电脑上的 Google Earth 删掉的欲望。要是以后 Google 真被隔离了,看你这节目还怎么做,看你再批判小谷哥哥。但是回头一想,要是环境再这样恶化,谁都不愿意看到。

又想到一群人去谷歌楼下非法献花的时候录的录音。一首《草拟妈之歌》(这个词已被和谐)让人感慨万千。可是我要是再多听几遍下去,那我真的彻底没救了。在这个年龄,学坏很容易,一去不复返。

再想到美华同学说我“外纯内黄”,我也只能隐约猜到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没救了,只能勉强坚持吧。可以预见的是,我这个学期的成绩肯定又要下跌了,要是照着这个趋势(上学期红下学期绿)下去,初三下学期我就等死吧。

明天开始一堆的考试就要接踵而至了,该咋办呢。

我这空虚的心啊,该怎么办啊?

本来写这篇之前想到要写很多东西,而现在进入状态了,却想不出该些什么了。

那好吧,先写到这里。感谢大家对我的一贯的围观。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似乎有点名不其实。

PS:有点想重装 Windows 7 了,太慢了。

再PS:看着 orzFly 的学校搞的写信给外国人的活动,我有点奇怪的感觉。也许是逆反心理吧,本来不错的东西总会抗拒。

phy, April 5th, 2010.

发完贺卡以后

经过刚才几个小时的奋战,贺年邮件终于发完了。这个过程很累,很无奈。

其实好像每年给老师们发贺年邮件是种“传统”,我一直在想:要是今年不发邮件那还真的有点不习惯。既然给老师发了,给其他人发发也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于是我就准备开始干活了。 继续阅读“发完贺卡以后”

最近体育课的事儿

最近很想写篇文章,现在终于有时间啦,开始把思绪撇上来——

先说周四,上午体育课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练习结束,开始自由活动,11:20,离放学还有20分钟,时间剩得还挺多的。phy 我是不怎么热爱运动的,所以每当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我就四处走走,这次也不例外。

最近的自由时间,我习惯上了数人——数一数我们班的同学在哪里的人最多。这的确不是个好主意,不过很能消耗时间,这样很轻松地时间就过去了。通常,操场二十多人,乒乓球场五六人,室内(羽毛球和排球)场四五人,还有十多个女生在小卖部。奇怪了,怎么每次总是缺个一二十人呢?上厕所去了也不像,回教室的可能性也不大,那……这个问题一直存在着,让我很郁闷。

这天撇一撇操场,某某同学第二次在操场边休息(我通常也会去操场边打打酱油,不打扰他了,遂去),我们班男生占了个全场,正在打篮球。数过一遍大概只要10分钟,所以好吧,我再去操场研究下物理问题吧——操场边地上的影子的成影原理(这个说法有点专业 🙂 )。

走到操场边,看着地上的影子,我明白了——原来是学校附近的两栋高楼搞的鬼。为了验证这个说法,我朝操场的那边走去,有某人和正在看我们班打篮球的体育老师。我心神不宁地去了,眼睛紧盯着地上,原来中间没有影子的部分就是那边的两栋高楼之间的缝隙啊……

突然,体育老师跟我搭讪起来:“弘宇啊……”我奇怪了,老师何时知道我名字来着?师命难违,我走到体育老师身边,看看有什么事。

体育老师先赞扬了我,接着问我有没有参加接力跑——“没有。”

拔河呢?“没有。”

“要多参加集体活动,这样才能……”

惨了,看样子围观比赛有罪啊,我只好接着听下去。

“……(终于说完了)弘宇啊,还是不错的……”

我无望了,无助地看看在体育老师身后休息的某某同学,正在心不在焉着地系鞋带。没办法,我还是听完了老师的最后一句话:

“平时也要多锻炼,中考的体育(怎么怎么啦)……你可以跑跑步啊、打打球(很好,其实一看就知道我上次选篮球纯粹是为了蒙混过关的)啊……”

终于结束了,我如释重负,迅速地逃离了操场,反正物理的课题也研究完了。最后剩的那点时间,我总结道:“以后研究物理课题不要到操场上去,换个地方。”

中午我一直在想,体育老师的这个举动是谁“指使”的呢?是家长?是学校(我同桌为代表)?是班主任?还是体育老师自己?虽然这些的确是为我好,但是这么突然地找上门来,太突兀些了吧。

后来,看到一条似曾相识的“推”(QQ签名)——

被老师教育得思想很好很强大。

正好是周四晚上发的。交流一番过后,原来这位童鞋也被教育了,他正是某人。

这位同学学习公认顶呱呱。那么,难道体育老师专门在教育学习成绩比较好、而体育成绩不怎么样的同学?不知道。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我的金园实验(20091023)

先写到这吧。思绪真的太多了,一时写不完。

暑假数学活动之调查报告:一段比较美好的记忆

今年暑假,数学布置了这样的作业:

以小组为单位进行一次社会实践活动,并利用数学统计知识对知识进行整理分析,撰写活动报告。

有作业总得完成,于是我便组织了一个小组,准备做几个调查了事。于是,拉着班里大概八分之一的同学,三份调查问卷出炉了,接着就是宣传——让大家填问卷。
继续阅读“暑假数学活动之调查报告:一段比较美好的记忆”

20090915随笔

最近作业很多,our7几乎没法更新(幸好我采用的是先写在本子上再打字的方式才能保证一定的量),只做了个1g1g的简易歌词显示,欢迎大家围观。

Glen 说博文最近很难抽出时间写,看来的确如此。先找找 Ms. Zhang 唱的歌先……

最近想写几篇“科普”软文,写写 Google 的 Street View ,有空就写,专门针对同学、老师等,一定好玩!但最近抽出时间都难啊……

最后记录一下,今天我 10:10写完作业 🙂

8月最后的惊喜

今天是8月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上学了。于是,今天在网上闲逛的时候,突然发现——

我就不具体标注出来了,反正是有点碰巧。 via Google 缓存

不过我真的不是拉关系,真的是凑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