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结束了,不知不觉居然来到了年代更迭的时刻。自己这一年到底做了点啥?我还是用一些强行拼凑的数字来告别好了。

其实因为过于矫情,本来不想发公众号的,想了想都多大了,还是坦诚一点吧。​

1708 单

这是我今年在学校信息中心接待客户、开新工单的数量,实际数量应该会更多。因为错过了找实习的时间窗口,而且我也以为自己会学习,于是今年暑假基本上都是在那边值班营生了。接电话似乎有一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感觉,但客服台提供全校所有 IT 业务的前线第一级支持服务,只要细心,其实是对各类 IT 架构和安排很好的学习机会,还能真实地感受到各种客户的痛点,我懂得多的那一点东西偶尔也能用上。细节我想了想还是不说了,我的直觉是没人愿意了解,反正学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

这份工让人愉悦,少不了一起工作的小伙伴和职员们。虽然问题也不是没有,但大家都热心用心开心,真的是感激不尽。毕业了工作也不得不结束,不考虑什么前途的话,真的会挺让人难忘的。

163 封

这是我今年收发的助教相关的邮件会话数量。今年莫名做了半年的某课程助教,我们主要负责修订、辅导、批改若干个上机实验作业,尤其还有当面向学生提问实验设计、然后打分的环节,还有另外的一些琐事。除了负责二十多组实验演示的时间预约等等这样的琐事,这学期的实验环境小意外也有一些,我也得判断问题、推动解决。自己应该是没机会在学校死赖着了,也不知道自己辅导拔高别人的能力怎样(我感觉是不大行),但这样的助教机会之前似乎也没有过,我也就当着是一种回报服务了。

这个课程的助教加上我今年有三个人,一位对新生和培养计划比较熟,一位则是智慧担当,我则算是对全校的事情大概了解、文员类的事情比较熟手。我觉得是莫名平衡到罕见的状态了。而且算是跟两位大佬和老师好好接触了下,遇到了一班有趣的学弟学妹,感激不尽。

图片来源:黑板网截图

568 次

这是我今年在 GitHub 上“活动”的次数。这些个活动,大多是我若干年前订阅的自己熟悉的开源项目,看到一些简单问题,就去帮忙回复回答一下这样子。要是真的问我有没有那种很多 stars 的项目,还真没有。而作为一个 GitLab 用户,自己偶然间的一次文档类 MR 刚好撞上了他们的某个活动,于是就被送了个“我的第一个 MR”的杯子。GitLab 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他们的全开放模式也在今年遇到了新挑战,岗位国家限制和第三方服务遥测闹得沸沸扬扬。真的让人禁不住去想,拉近理想与现实会有多么地不容易。

图片来源:GitHub、GitLab

+3026 -1650

这是我在某个课程项目里的 Java 代码增改行数。上面的话题聊了挺久,给人一种我平时究竟在上什么学的疑问。的确这一路过来我也挺想问自己的。这个项目是基于 Java 的一个复杂形状三维弹跳计算和显示,你看到的增改数据这么大,主要是因为我中间对别人负责的现有代码做了重构,把一些函数拆到不同的类,从而更好地 OOP,也方便大家协作。实话说,最 fancy 的物理引擎都是杨大佬看了多少文献写出来的,我想要是有机会能好好往这个方向探一探,似乎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呢。这个项目也得以跟大佬有些交流,同样的感激。

99.53%

这是 mirror.bit.edu.cn 今年被监控宝 15 分钟定时检测的 IPv4 可用率中,数值最大的一个(有四个监测点)。今年真的一个像样的项目都没有推上线,而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镜像站这边,从去年一个 beta 级别的新版本造出来(没人上线)之后,也只有我一个人干重活运维。今年主要把旧系统里的同步机制和存量镜像做了学习,写了个 bash 的同步日志汇总工具,凑合用,接着又扯了大半年的存储驱动从而解决更大的问题。所以说,没什么大成绩。

而这个可用率,就属于运维很重要的一个 KPI 了。图中的那个故障,就是我们的一次配合网信中心的(突然的)计划停机,执行得并不是很好(很多流程我们也是第一次走,没有文档)。还有一两次小故障,我们也及时排查了耗时请求来源并采取了措施。最后一次则是我在排查挂掉两个月的 IPv6 服务的时候,机器服务挂掉了。还是要感谢在校的各位对我这个午夜运维的包容。我们也都知道这没法长久,但愿新年有新气象吧。

图片来源:监控宝截图

8696km

这是谷歌地图记录的我今年身体移动的距离(包括在交通工具比如飞机中的移动),我也不知道准不准。谷歌还说今年我出去玩了 8 次,我也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也没仔细看。如果你启用了谷歌位置历史功能,可以通过 Google Takeout 下载 JSON 数据后,在 bash 中利用 jq 得到以米为单位的距离汇总:

$ for f in *.json; do jq '[ .timelineObjects | map(select(has("activitySegment"))) | .[] | .activitySegment.distance ] | add' $f; done

今年也算是跟着亲人友人去了很多地方吧,见识了都市文化与乡土气息。图里的这次,则是我暑假自己去的一趟华盛顿,参观的美国华盛顿新闻博物馆,走完的感觉是真的没看够。能给出这么标准的译名,是因为昨天我很偶然地在看 CCTV 新闻 30 分,居然有一条简讯说这个馆要关门了 (1:53),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我被吓了一跳。我印象很深刻的是,这个馆里展示了 911 事件当天全球各大报纸的头版,只有一个熟悉的文字的报纸的头条不是 911,而是把消息放在了角上。这个结束,也算是这个年代结束时的一个无奈的巧合吧。

395km

这是我骑行当地有桩共享单车,他们系统估计的我今年的骑行距离。有自行车的确挺方便的,还不用担心没地方停车(谁叫我开车太烂没过驾考呢)。然而我今年的体重上来了,变胖了,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体型了。骑车真的不是真正的锻炼呢,但愿明年有些改变吧。

217 天

这是我在 V2EX 网累计签到的天数,要说明的是他们是允许中间断签若干天的。看这论坛,基本上就是了解中国互联网动态和技术热点。我还依稀记得当年在上面跟人打过嘴炮、被人多服务关联,在这里真的可以看到不同人的不同立场。我一直坚定地敬佩认真运营社区的人,然而这个站的确有好些个自相矛盾的策略让人难以理解。依稀让我想起当年刷知乎的日子,看样子自己这些天能签到这么多天,真的是工作量不饱和了。

图片来源:V2EX 网截图

82%

这是我今年在 weibo.com 发的 237 条微博中,转发微博(相比我自己新发的微博)所占的比例。而我不少“原创”微博是一些我没搜到别人微博,而发的互联网链接,属于另一种转发。依稀记得当年刚有微博的时候大家都是拿微博当日记,原创多又多。慢慢地别人开始转发了,而我还是会发一些想法、创造一些内容(比如图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也变成了“转发微博”党,看到了类似的想法只转发、无话可说,自己的创造力变弱了。

记得几年前可能是因为工作量不饱和,曾经立志做生活博主——也就是多发生活照片,少发宅男截图。然而工作量饱不饱和我不清楚,照片是发得少了。要说明的是,这完全不是因为我有人可以聊天了。要是跟网协的大佬们一样,都有女票可以聊天,该多好啊。

图片来源:微博网

33 次

图片来源:即将在 2020 年迁址的 MIT Museum 展览

这是我最尴尬的一个数字,自己搞的新版的简历今年有 33 次 Git 提交。去年的时候我拿网页撸了一个响应式适配电脑、手机、打印介质的简历,但仔细一想,感觉需要有更好的方式来对内容做排列组合。于是今年我用起了 Hugo,找了个模板把自己原来的网页结构移植了进去,顺便实现了优雅的结构化和 i18n。然而我最近仔细想了想,虽然那个网址我在应聘场合是能给就给,但估计根本没人意识到我的所有简历 PDF 都是这个不起眼的网站直出的,里面很多的细节可能就根本没人感兴趣(跟我前面提到的信息中心经历差不多)。到最后,可能只剩下我自己维护得很舒服了而已。

突然想起前几天在其它平台看到的知乎上的一句话

对大公司来说,很多技术已经流程化,模块化,标准化,用就行了,不需要搞清楚技术细节。

对嘛,你啥细节都懂真的没啥用的,你乐此不疲的,有些人还不乐意、嫌你事多了呢。我很感激的是,在信息中心工作的这一年的半职场,大家对我这种类似的行为还是很宽容的,但走远了,总会碰到不同的。

而我又突然想到了当年的无梦之旅。我相信很多人还是心里有大梦、然后会朝着去追的。

而毕业暂时就在当地失业、却还有一堆事情堆着可以做的我,面对新的年代的到来,只能说的就是图里那句其实有点别扭的承诺:I am working on it.

本文使用并修改了 Ross Elder 上传到 Unsplash 网的图片。

“用数字告别 2019”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