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待人的果断正直 / 随笔谈

有时候也觉得自愧不如,都二十好几了,都已经 2020 了,为什么还在纠结这种最基本的问题。但脑海里闪过的无数个片段,总让我觉得应该写下来。

有天下午在路口边等过马路,一个妹子骑着车在过另一边的马路,突然车上好几样东西掉到了地上。这时离汽车绿灯还有十几秒,妹子回了头看了一眼,只好急着先把车推到路中间的安全岛上。

停车线后排着队的车,还有地上的东西,还有倒计时开始的红灯闪烁,看起来是一个很危急的时刻。

过了几秒钟,站在我前面几米处、离妹子更近、也在等过马路的一个小哥跑到马路中央,默默捡起马路上的那些东西,又跑着递给了快到安全岛的妹子。似乎两人交流了一两句,小哥又跑了回来。绿灯亮起,汽车开过,化险为夷。

当时的我看到这里,有那么一点呆。事后我甚至在想,如果我帮忙去捡东西,毕竟不是我的东西,骑车人会不会怕我把东西拿走不还呢?

但又仔细一想,一个正常的和谐社会为什么要有这种担心呢?

前几周跟室友去馆子吃饭,吃完饭走出门没多久,身后十多米的地方就传来打碎玻璃的声音。

想先说明的一件事情,我们吃饭的这片地方是公认的治安相对没那么好的地方。

我们边走边回头,只见两个似乎是店主的亚裔面孔的人,跟另一个人吵吵嚷嚷地出了一家我们完全不熟悉的店铺,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街上人不多,但似乎附近的人都在看着。然后据我室友说,这另一个人推了其中一位店主一把,女店主摔在地上看着很疼。

又接着,这位推人的老兄骂骂咧咧地跑到路口对面,就不见了踪影。

我在路口站着有点呆。这时候一辆车开过路口,里面有个女声似乎朝着我这个方向骂了一句,然后就飞驰着开走了。

我也不敢看热闹,似乎另一个店主在看护着被摔在地上的女店主,过了一会应该还是有人上去帮了忙的吧。

事后想起来,在这片治安欠佳的地方发生这种事情,作为一个在当地生活的我,没有去关心一下,似乎就连最基本的人情都没有尽到了。我又理性地想了一想,这种情况应不应该报警呢?如果叫了救护车,受伤的人又付不付得起钱呢?他们是不是想“算了就好”呢?似乎这一切的判断都在一个难以决定的分界线上。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又不是当地永久居民的我,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似乎能躲开,就少了一事。

但刚才飞车而过的那句骂声似乎在提醒着我,这种想法很危险。但她自己对坐视不管的我骂了一句之后,为什么又坐视不管地飞车开走了呢?

所以为什么我有这么多顾虑呢?

前几天走在街上去吃饭,一个叔叔迎面尝试跟我说话。我本来还想装作听不懂,就一句话都没说,他又来了一句“我又不咬人”——这个比喻我现在仔细想了想,可是完全没法接受。为什么不咬人会成为与别人交流的底线呢?可当时的我想了想,那还是听听吧。

这叔叔说,自己丢了工作,没钱吃饭,而且家里还有四个孩子,说着就拿出手机给我看孩子的照片。我还印象很清楚,是 Android 自带的 Google 照片应用。

我愣了几秒钟,感觉自己的确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只好说,我准备去麦当劳吃饭,你要的话可以跟着我去。他接道,不不,麦当劳太贵了,他需要点现金,去 CVS 买点吃的和纸巾。

听到这我心里想,这里离别的更便宜的超市走路十多分钟,你花着别人的钱,何德何能去并不便宜的 CVS 买东西。

接着他说,今天自己已经筹到 20 块了,还需要 20 块。接下来他说的是,只要 20 块,就能给别人的生活带来温暖呢。像极了募捐的用词。

我回道,我身上没带现金。他说,这附近超多 ATM,你去取一下很方便的。像极了电信诈骗帮你出尽主意找钱的套路。

我还是重复着这一句,我身上没带现金。他坚持了一两秒,有点怒地唉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在我这片地方,乞讨的挺多,卖艺的可真没有。我也见过有中年人真的给了“想要钱买点吃的”人帮助之后,乞讨者拿着食物,说法马上变成了想要钱买饮料。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没有工作也过得还算凑合。理想社会里,是真的应该帮助路边缺钱的人,还是他们根本就不会存在呢?

这篇的几个片段下来,感觉自己可能真如飞车所骂,看起来是文绉绉有点想法,看直觉反应就知道根本不是人,没有见义勇为的那种果断和正直。都二十好几了,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因为社会大学的教育而变好,所以,还请看官多包容吧。

“热心待人的果断正直 / 随笔谈”的一个回复

  1. 作为异乡人,我支持在没有危险下的助人为乐。因此一的情况能帮则帮,二最好在确认受害者很严重才帮助,三则不需要太多接触,直接拒绝走开,真的不需要帮那些没有真正困难的人,你已经做的很正确,有帮他买食物的表示,他不接受你就直接n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