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和交响的高雅课堂 / 一课一练

有些艺术,听起来很高雅,我们也很少有机会与他们相遇。但作为大学,没有他们,的确也称不上“大”。这篇,向你分享两个这样的课堂。

戏剧赏析:话剧是只潜力股

经典话剧艺术赏析,这是邵老师开的一门课。来到课堂,老师的 PPT 上写着“戏剧”二字,有那么点偏差。

果然一开场老师就解释,“戏剧”才是正统的概念用词,但知道大家看到这两个字就会以为课上讲的是唱起来的那种戏剧,老师在选课系统里就用的“话剧”二字。实际上戏剧可以指几千年前西方的那种戏剧,也可以指现代的“话剧”。

在理工类院校当老师,老师的课其实也开了好几门,从戏剧赏析到表演,都有。另外老师作为话剧导演,也经常在外面排剧。

老师说自己开这门课也是希望培养些话剧观众。课程其实还挺热门,老师也希望能分流一些同学去“网络课堂”看讲课视频。

我还是比较喜欢那种在教室里看着投影上的话剧的感觉。不过,每次只要视频放到最后一节下课之后,当我坐在教室里看了半个小时投影,终于看到完的时候,回头一看,教室里只剩下六七个人。

或许更多人在意的是免费看戏剧的机会吧,毕竟要是在网络课堂,就很难收到老师可能随时“弹出”的赠票消息了。反正最后也得写一篇剧评,不看还是得自己买票去现场。每次“抢票”,可能是课堂最活跃的时候了。

当然,老师还是要讲解一下话剧发展情况的。听过之后感觉自己的确是文科记忆极缺,能补一点是一点吧。毕竟这个东西真讲起来,还是需要挺多背景知识的,或许唯一的调料就是些小八卦了。

我并不知道这门课有多少人真正在听,不过相信老师已经培养出了一些观众吧。至少,我觉得自己第一次看的现场话剧还是不错的。

交响乐赏析:略冷的艺术

选这门课,一是课时冲突之下的权衡,二是受到一位很文艺的微信通讯录好友的影响,觉得自己还是得多补补。反正后来也去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开场去感受了下。

因为是补选的,我第一节课没上。第二节课进了教室,发现只有二三十个人,而且老师一来就在复习七音手势,想必第一节课讲过,不是很会的我瞬间傻眼。后来我发现,认真听课的人可能只有个位数吧,而且人来得越来越少,老师不得不在某节课开始要求签到。

老师姓贺,之前在欧洲、俄罗斯学习过音乐,现在是校艺术团的类似艺术指导的角色,还负责指挥。课上她讲的交响乐专业知识其实还不少,但可能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不大对味。

不过更多的道理,我还是很赞同的。比如音乐会的礼节。老师说自己曾经在俄罗斯的音乐会,因为跟同伴小声说了一句话,被前排的一位听众瞪了整场,自己以后就再也不敢在音乐会上作声了。说到这份上,上课放音乐的时候还是时不时有人弄出脚把椅子的板踢翻的声音,真是没法忍。

还有一次她吐槽,这个校区里没有个像样的音乐厅。隔壁学校都有音乐厅,但正经活动又不可能去别的学校开,结果学校的新年音乐会一般都是去租国图的场子。

接着她就抛出一个问题:一所大学从零开始,最需要建的是什么呢?我很不应景地脱口而出,宿舍、食堂、教室、图书馆、实验室……结果贺老师对着我说:“我猜得出你来自哪个省,甚至来自哪所学校。”(当然我很怀疑她能否猜对。)这个很尴尬的场面,最终以我赞同这个校区还是需要一个音乐厅结束。

后面我仔细一想,在国外的一些大学,没宿舍可以在外面租房,没食堂可以去外面吃饭。在后勤服务都交给社会之后,大学的角色就变成了纯粹的学术与文化。学术可以交给大公司的研究所,文化或许就是大学最独特的一点属性了。这样说来,音乐厅的确可以排到很前的位置。

在一所理工风味浓厚的学校,尤其是用地异常紧张的校区,谈音乐厅是奢侈了些,所以我其实不大赞同老师这条观点。但我非常敬佩老师的那种对音乐的坚持。虽然这种坚持有些单薄,不是很对味,尚无燎原之势,但这确是一所大学、乃至一个进步社会不该缺少的文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