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前几天某个北邮里的演讲的反响

本来这是自己写的评论,后来想想,还是不发在显眼的地方好了。毕竟离北邮也不远,关心一下这种事情也好。

我觉得方的演讲提到某些网站的 cencership,还是洗地偏多的。美国的 cencership 跟中国的相比的确不相上下,虽然也有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网站的自我和谐(比如政治正确),但是大部分的操作都是规规矩矩、有法可依的。谷歌中国是第一个愿意在中国把 cencership 事实写在搜索结果上告诉用户的,而在其他地区,谷歌对所有 cencer 的项目都会有法规说明。而大陆这个机制呢,一言不合就封,黑名单没有有效期,过程不透明,除非你跟高层有关系,就根本没有申诉途径,自主解决方法只有境内境外分开服务。这是中国做的这套东西最可怕的地方。

方提出的解决方法的潜台词是,我们的解密技术一步步地加强,就可以回到选择性 block 的时代了,假装自己是蠢萌的技术拥护者。但是这件事情,永远不是技术这么简单的事情。现在它没技术的情况下,解决问题的思路就已经不是让网站“停止对中国服务”,而更倾向于“违反中国法律(意志)的东西不要出现在世界互联网上”,一旦它有了技术,很难想象它变成什么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